f428p笔下生花的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笔趣-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國柱(大結局)展示-4h2qc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记者?”
贺文林有些懵。
记者,他自然是知道的,就是竹轩斋养的一群文人墨客罢了。
不过,自己跟记者怎么能扯上关系呢?
这个时候,那馄饨摊主道:“若非是记者,打听这么多做什么?”
顿了顿,又是道:“这建造新城,你要非问我,那我只能告诉你,我巴不得这新城早点儿建起来呢!这样的话,这京都府就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了,我这儿的生意也能更好。
而且我那儿子也可以在新城开一家馄饨摊,两家加在一起,日子总归是要比现在好过的。”
“……”贺文林,仍是无语。
他没想到最终的答案和自己想要的完全不相同。
于是,馄饨也不吃了,直接起身离开。
馄饨摊主见到这一幕,忙不迭地道:“客官,您的馄饨!”
贺文林只是往前走,压根没有回头。
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问问,竟是没有一个人反对这建造新城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这些人畏惧安国公的权势,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终于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这些人是打心眼里希望新城能够建造起来,原因有很多。
但是大部分人的原因乃是有一条基础……
“既然是安国公要建造新城,一定没有问题!”
在整个京都府,甚至整个大楚的百姓眼里,安国公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
因为,无数次的事实证明了,的确是这样。
于是……
贺文林放弃了。
他站在阳光下,思考了许久,终究是没有找出对抗安国公的办法。
甚至,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对抗安国公。
自己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吗?
自己一开始进入督察院,不就是为了让百姓们生活的更好吗?
如今因为有安国公的存在,整个大楚海晏河清,自己还有什么好求的呢?
他叹了口气,看向城南的方向,万般无奈,化作一声感慨:或许……我真的错了。
…………
城南,方府。
方休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如今虽是仍是冬天,但已经是冬天的尾巴,春天已经快要到来。
新城的建造已经步入正轨。
交易所的问题,虽然没有彻底的解决,但是仍是算是悄无声息的化解了。
他也算是难得悠闲了一次。
但是,很显然,身在其位,悠闲的时间,不可能太久。
很快,庭院外面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少爷。”
一个小厮走了过来,道:“这是白管事寄给您的信。”
白小纯的信?
方休微微一怔。
似乎想到了什么,点点头道:“拿过来吧。”
“是,少爷。”
小厮将信递给方休。
方休伸手接了过来,自上而下仔仔细细的浏览了起来。
信的内容很简单,和以往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先是报了一下平安。
紧接着,说了最近做的许多的事情。
首先就是筹备的新军已经步入了正轨。
第一次与西边来的那群胡人交战,就大败胡人,重新夺回了大半个南洋。
津州港口的新军,如今正在往东南道赶,若是不出意外,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到达。
等到那里的新军到了,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那些胡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胜过新军的。
这些乃是正事。
后面的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若是其他人的信,即便是颜庄颜阁老的信,后面的这些废话,他也是绝不会看的。
说这么多的废话有什么用?
没有丝毫的意义。
但是,白小纯却是不一样。
白小纯离开京都府,眨眼间已经快要两年了。
别说,两年没见,方休还真是有些想这个狗东西了。
他的每一封信,方休都是看的非常的仔细,认真。
后面的内容一如往常。
“少爷,您近来过的还好吗?吃的好吗?睡的好吗?府上的那些下人可还让您舒心,若是惹了您不高兴,您就打,就骂,但是万万不要伤了自己……
近来,因为胡人的事情,小的一直没有怎么休息,新军到了以后,小的总算是得了些空闲,出去逛了逛,偶然发现了一处岛。
这岛上只有一些土著,十分热情好客,并且有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水果,附近还有海滩,这海滩,小的以前从没有见过。
海水乃是碧蓝的,清澈见底,一眼能看见海里的鱼虾……
小的就在想,若是少爷在这里便好了,少爷烧烤的本事,是全天下无人能及的。
若是少爷在,必定是能将这些鱼虾做的更有滋味,小的就没有这个本事。
不过,这小岛离东南道倒是很近,附近的胡人,小的也都已经驱逐了干净。
若是少爷想来,小的这便去迎接您。
最后,两年未见,小的相比从前,已是瘦了许多,到时若是相见,少爷怕是认不出了,哈哈。”
方休看了以后,摇了摇头,笑骂了一句:“这狗东西……”
骂完了以后,又是小心翼翼地把信给收了起来。
白小纯的每一封来信,方休都是如此收着,没有一封落下的。
小岛……倒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方休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想了想,自己现在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出去逛一逛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北方四州,因为乞颜公的存在,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
西南道,则是有三位重镇将军镇守,还有一部分的神机营在那里,也是掀不起什么风浪。
最大的问题,交易所和胡人。
交易所不必说,建造新城已经缓解了交易所的压力。
如今,交易所里面的分红已经逐渐的平稳,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恢复如常。
胡人的话,刚才白小纯也是说了,最近取得了大胜,只等津州港口的新军到了,便能一举击溃胡人!
皇宫那里。
皇帝,方休昨天刚见过,气色好着呢!
据扁池说,最多三天就可以上朝了。
不得不说,这老皇帝的命还真是硬。
这么大的手术,竟然只修养了一个月,就又活蹦乱跳得了。
赵昊嘛,最近忙着学习呢。
太子殿下,毕竟与从前不同。
以前可以在方休文理书院上学,如今却是必须由几位大先生教导了。
偶尔也是溜出来到方休的府上吃一顿饭,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
方休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京都府好像没什么值得自己留下来的地方。
若是放在以前,他还有一个心腹大患……其实说不上心腹大患,只是一个芥蒂罢了。
就是宁王。
宁王一直下落不明,方休一直没有忘记。
但是,如今,宁王却是已经找到了,而且就关押在天牢里面。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怕是要在天牢里面关上一辈子了。
因而,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要不然……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方休这么想着。
忽然外面传来了声音。
“哥!哥!我考上了!考上了!”
紧接着,便看到一道身影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没错,正是方茹。
最近整整一年,还算是半大的孩子的方茹,近乎是埋头苦读,想着最终能够进入京都府衙门,成为一名捕快。
除此之外,就是苦练武艺。
平日里,除了吃饭的时候,还有过节的时候能看到她。
其他的时间,都是很少能见到她。
却没想到她竟是真的成功了。
因为新科举的原因,这京都府衙门的捕快也是要经过一场考试选拔的了。
只是考试的内容是跟捕快有关的,首先乃是大楚律法,对大楚律法必须要熟悉,然后就是武艺,武艺必须要说的过去。
这些,方茹全都可以。
因此,她能够成为捕快,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方休并没有表现的很诧异。
只是点点头:“知道了。”
方茹听见这话,却是不高兴了,叉腰道:“就这?”
方休看着她:“就这……”
然后摆摆手道:“知道你考上了,过几日给你大办宴席,庆祝一下?”
方茹撇了撇嘴,道:“那倒是不必……”
顿了顿,又是道:“但是你原先答应我的奖励呢!”
方休听见这话,面露恍惚之色。
片刻后,才想起来。
自己的确是答应过她,要给她奖励的。
是一把陨铁宝剑,削铁如泥。
于是,看向身旁的小厮道:“剑呢?”
小厮道:“回少爷的话,就在府上放着呢。”
“拿给她。”
“是,少爷。”
小厮行了一礼,片刻后便取来了一柄宝剑,递给方茹:“小姐,这就是您上次看重的那把宝剑。”
方茹看见剑,双眼冒光,啥也不想了,啥也不说了,拿起宝剑就抱在了怀里。
片刻后,仍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方休抬眸看了她一眼,问道:“有事?”
方茹俏脸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许久后方才鼓起勇气道:“谢谢老哥!”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方休听见这话,微微一怔,片刻后,哑然一笑:“这丫头……”
…………
接下来的几日,方茹都是去京都府衙门,跟在夏忆雪的身旁。
连续几日,都是因为惹了祸,被夏忆雪找上门来。
方休每次都是一脸无语,但也都无奈。
经历了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发生了变化,唯独方休身边这几个人,还是和从前相同。
看见他们,方休便能想起与他们初见的时候。
就比如说,此时此刻,看见一脸寒意的夏忆雪,方休总是能想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在醉花阁。
夏忆雪也是这样的表情。
“夏大捕头,你就是找我,我也没有办法啊,实在不行,你就把她开了吧,这样她也就能少惹一些事了。”
夏忆雪冷冷地道:“你就是这般做兄长的?”
“……”
方休一时无语。
夏忆雪又是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方休还是无语。
夏忆雪瞥了他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要转身离开。
只是离开之前,又转头看了方休一眼,悠悠地道:“我父亲让你明日去一趟府上,他有事要和你商议。”
“……”方休还是无语。
夏忆雪却是转身离开了。
夏忆雪前脚刚走,赵嫣又是来了。
“方休!人呢!”
人还没到,声音已经穿了过来。
看见方休后,大声地道:“父皇有没有跟你说过那句话!?”
“……”
方休仍是无语。
他有些懵,顿了顿,方才反应过来,问道:“哪句话?”
老皇帝跟自己说的话多了,要是每一句都记得,那还了得?
赵嫣瞪着方休,大声地道:“还能是哪句话,就是那句话!”
“……”方休火气也是上来了,没好气地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多,到底是哪句话,能不能别跟我打哑谜了?”
赵嫣见方休发火,竟是眼眶红了。
眼眸中满是泪水:“你凶我!”
“……”方休一脸地无奈,赵嫣今天这是怎么了?
以前从没有见她这般模样啊!
想了想,还是安慰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错。”
“敷衍!”赵嫣又是瞪大了眼睛,重现变成了原来的小老虎。
“我……”方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道:“你想要问的,是不是驸马的事情?”
赵嫣没有回话,只是沉默。
但是她通红的俏脸,却是出卖了他。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许久后,赵嫣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方休看着赵嫣,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片刻后道:“你不是还有一年,给皇太后祈福的时间才到吗?”
没有正面回答,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赵嫣听了,通红的眼眶一下子露出笑意。
看着方休,眉目间却是笑。
笑了以后,却是觉得有些不合适,又是佯装生气,道:“答非所问!”
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方休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方休一如往常,起床。
秀儿早早的就等在外面了。
九重薇 梨花落落
“少爷,您今天是要去英国公府的,别忘了。”
秀儿还是如以往般贴心。
这寒冬,也就她能带来一些温暖了。
方休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感叹道:“本少爷要是没有你,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秀儿听见这话,清丽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低下了头,小声地道:“少爷又不正经了。”
方休哈哈笑了两声,道:“今天晚上回来吃火锅,顺便给你带你喜欢吃的桂花糕。”
秀儿眉目间带着喜色,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方休整理了一下衣服,便离开了安国公府。
刚刚迈出府邸,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林婉晴和珠儿。
“方公子……”
林婉晴站在原地,看着方休,欲言又止。
旁边的珠儿看了看自家小姐,又是看了看方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大声地道:“方公子,我家小姐有些话想跟您说!”
林婉晴听见这话,嗔怒地瞥了一眼珠儿。
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还没有开口。
一旁却是忽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
“国公大人,恭喜恭喜啊!”
三人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人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道圣旨。
正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张文。
“你来做什么?”
方休瞥了他一眼,问道。
张文快步地走到方休的面前,大声地道:“奴婢自然是来给国公大人报喜的啊!”
方休看着他,有些茫然,问道:“本公何喜之有?”
张文道:“这喜自然是在陛下的圣旨里。”
话音落下,随即打开了圣旨,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求治在亲民之吏端重循良,教忠励资,敬之忱聿,隆褒奨。尔安国公方休,业可开先式榖,乃宣猷之本,泽堪启後,所谋裕作政之方……兹以覃恩封尔为“国柱”!”
内容不多,是因为张文省略到了其中罗列功绩的一部分。
王爷,我来自F杀手组
这功绩可是占了整整一页纸,还要多。
从一开始的平定西南道的叛乱,到后面降服乞颜部,还有攻占南洋,红薯,地丁合一……等等。
剩下来的可以翻译成一句话:方休的功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而册封其为“国柱”!
国柱……大楚之栋梁!
这是一种荣誉!
真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荣誉!
从此以后,这泱泱大楚,不仅有皇帝……还有方休这么一位国柱!
方休站在原地,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懵。
无论如何,他都想不通。
自己明明只是想要做个蒙混度日的败家子。
怎么败家败到最后,反而成了大楚的国柱?
哎……
果然,优秀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如此的优秀。
倒是真让人有些烦恼啊。
方休抬头45°仰望天空,莫名的感慨: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