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hwm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盛唐陌刀王-第七百七十八章 入城洛陽看書-9ram3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正月二十六日,叛军杀害了所有被俘虏在洛阳的唐军高官,沿着北运河往相州邺城逃窜。
就在同一天下午,唐军进入了洛阳城,城中百姓虽然夹道欢迎,但已不似长安城百姓那般欢欣鼓舞。他们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兵乱,对于这些远道而来的陌生之客,怀着一种陌生的恐惧。
唐军和叛军到底是不是同一种野兽,他们只能拭目以待,李豫和李嗣业给各节度使下令,勒令兵卒严守军纪,不得趁乱抢劫百姓侮辱子女。唐军只有展现出于叛军不一样的军纪,才能够巩固在中原地区的人心。
但是跟随唐军队伍的还有一些外来兵种,譬如葛逻禄和拔汉那,李嗣业昔日为西域盟主,对这些人尚有威慑力。勒令他们不得朝百姓下手,至于给予他们援助的补偿,可以从宫室的库藏中取出绢布和钱财,作为雇佣军的酬劳。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但是另一些人就是来趁火打劫的,那就是郭子仪军中的三千回纥骑兵。
自从房琯在陈涛斜大败之后,将李亨在灵武募集的兵勇折腾了个一干二净,连郭子仪也经受了损失。尽管李嗣业一再提出不需外在力量援助。但李亨出于他平衡势力的考虑,更不希望李嗣业一家独大,于是向回纥借兵来壮大郭子仪朔方军的实力。
这些回纥骑兵一进入洛阳城,就将两个坊区包围起来,不但要进去抢劫百姓财物,还要抢走女子带回去作为侍妾。
臧希液的飞虎骑发现了这些外族的恶劣行径,当场进行劝阻,谁知这些回纥人出言不逊且嚣张跋扈:”你们皇帝到我们回纥求援!答应了可汗允许我们抢劫两京,妈拉个巴子的长安就没赶上,洛阳的钱财女人岂能放过?尔等安敢阻止?岂不是违背了你们皇帝的圣旨?
臧希液大怒,立刻命飞虎骑将这帮回纥兵给包围了起来,箭矢拉满了角弓即将爆发。回纥人看到情势不对,立刻停止了抢劫,但颜面上依然拉不下来,声称要到长安你们皇帝那里去讨个说法。
凌天九剑
臧中丞暴躁怒喝道:“要说法是吧,老子带人先把你们消灭在洛阳城里,看看谁给你们讨说法去?”
回纥将领自知理亏,又被飞虎骑大兵包围,想要妥协说几句软话,但被臧希液逼到了角落里,要求他们把所有抢劫的财物奉还百姓。他只好偷悄悄地派麾下的汉人向导去找郭子仪和李豫通风报信,希望这两位深明大义的唐军高级将领前来解围,跟这个蛮子一样的鲁莽将领相持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
唐军的高层将领很快赶到,其中有李豫、李嗣业、郭子仪和几个监军,还有回纥的王子。他们立刻高声制止道:“友军之间不得动手,快快放下兵器!”
臧希液只好命飞虎骑众人收起了弓弦,上前要躬身叉手向李豫和李嗣业讲述事实真相,却被监军程元振在旁边插嘴道:“臧中丞,你这不懂规矩了不是,人家回纥人远来是客,哪有主人家的下人先说话的道理?”
臧中丞满眼恼色看了这太监一眼,侧着头叉手缓缓后退,回纥将领上来却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恶人先告状,只是瞪着臧希液怒声说道:“郭大夫,仆固怀恩带着国书去借兵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我回纥帮助大唐平叛,但是这个忙不能白帮,收复两京后允许我们在城中抢劫,打长安的时候,我们没有帮到忙,不好意思去抢,但如今收复洛阳,我回纥兵也一直冲在最前方,凭什么不让我们抢?”
李嗣业的面迅速阴沉了下来,郭子仪发窘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李豫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扭头去看回纥王子。
北齐帝业
王子自然明白怎么回事,这些背后商议的事情是上不得台面的,双方也只是暗中许诺,也从无什么公文证明。这回纥将军太实诚也太不懂事,当着唐军高官把秘密全抖搂在了大庭广众之下,这不等于同时抽打郭子仪和李豫的脸吗?
末日重生
回纥王子怒瞪了这说真话的将领一眼,让他赶紧闭嘴麻溜地躲到旁边去。
李嗣业断然说道:“天子怎么可能答应你们如此荒唐的事情,百姓是大唐的载舟之水,也是大唐的根本,岂能如此容你们骑在头上抢劫?”
回纥王子听了这话,以为唐朝要反悔,连忙委婉地说道:“我军受大唐邀请入朝平叛,虽为兄弟之邦道义相助,但士卒们不能白白流血,况且你们唐军打了胜仗也要犒赏奖励士卒,我们回纥的三千铁骑岂能得不到犒赏?”
李嗣业冷然点点头说:“既然你们将自己看做替我大唐征战的雇佣军,那么就换一种礼仪方式相待,洛阳的上阳,禁苑等宫室内藏有大量的财物,我们依次克复之后,先拿出钱来给你们,作为朝廷支付你们作战的费用。此外我再次忠告王子,绝不可以收拢军费为由抢劫百姓,望王子珍惜相待。
名模暗鬥
回纥王子再度抬头看了楚王李豫和郭子仪一眼,从他们的眼睛里发现李嗣业刚才的话不容置疑,连他们也无法改变,只好叉手应承。
处理了这样一桩变故之后,军队继续向宫城方向深入,刚才发生的风波对于唐军,还是回纥之间关系都没有太大影响。只要没有撕破脸皮的冲突都可以叫做摩擦,甚至有些撕破脸皮的,经过双方不断交流有时也能够弥合裂痕。
但在别有用心者的眼里,这件事是可以借题发挥,以达成自己的目地的。
程元振和鱼朝恩这两个宦官暗自聚集在一起商议,该不该把刚才的事情传回长安,让干爹来进行评价,看看能不能转化为打击政敌的最佳方案。
黑道学生2
程监军认为李嗣业刚才说的那些话有讽刺天子的行径,应该写成奏疏汇报给皇帝,还有那个臧希液,明知道向回纥借兵是陛下自己的主意,他却公然挑起双方矛盾加大裂痕,丝毫不顾陛下借友军来平叛的大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