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gjn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笔趣-182、出城,出城!分享-8rhii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第二日清早,一身灵力澎湃,明显筑基境界的林筱儿在院中舞剑。
只是表情,有些幽怨。
什么双修,原来就是以神念交流一下修行心得。
还没怎么着呢,她就已经开悟,然后水到渠成的突破了。
只是她却不知,以神念双修,一个不慎就是功行尽毁的下场。
韩啸早上没有穿大袖儒袍,而是选了一件藏青色的窄袖常服。
他到书院时,整个书院各处都是一片忙碌身影。
“韩啸,我与刘掌学商量了,他坐镇城中,我和周教习长一起去城外。”后院中,一身白袍的宋濂看着韩啸道。
之前虽然商量让刘光去坐镇,那是一来,没想到宋濂会突破,二来,也没想到城外会被韩啸搞出百里灵地来。
这么大的一块灵地,凭刘光之力,根本镇不住。
“好,那等那边先建起几间房屋,弟子再来请老师移步。”韩啸躬身道。
有宋濂坐镇,那的确是安稳许多。
到宗师境的儒道大修,其力量之强,同阶灵道与武道只能退避三舍。
有天道加持的儒道宗师,百里之内,能让同阶没脾气。
“建什么房屋?你不是说城外书院乃是自力更生吗?不止是学子们自力更生,我们这些做教习的,也需要自己搭建房屋才是。”
宋濂一边说着,站起身来,便往外走。
韩啸连忙跟上。
身后,周升等准备同行的教习都跟着往外走去。
走出后院,书院中那些学子已是闻讯赶来。
“你们安心读书,那些学业将尽的可随我出城,其他人莫要分心。”宋濂高呼一声,大步往前走。
“谨遵院长之命。”
一众学子连忙躬身,然后让出一条大道。
这几日,哪些人出城,哪些留在书院已经摸排好,都做好了名册。
宋濂走在前面,后面学子跟着,一步步往城外走去。
沈真昌等人将之前抄录的书册抱在怀中,紧跟其后。
等走到书院大门处,宋濂转首看向那牌楼。
“老夫在这昌宁书院从教一甲子,本以为终老于此,没想到今日竟会率众学子出书院。”
宋濂目中透出一丝精光,浑身淡淡的玄黄气升腾而起。
随着他一步步往前走,那玄黄之气越发浓郁。
宋濂走出书院的消息片刻之间便传遍昌宁府。
那些城中百姓全都涌向书院。
通往城外的大道两边,百姓将道路两旁站满。
“宗师今日出城,乃是为我昌宁再建一座书院,我昌宁百姓感念宗师恩德!”
有人高呼一声,向着宋濂躬身下拜。
都市最强纨绔恶少
一座郡府,两座书院,此等荣光之事,千古未有。
昌宁城,必将以此事传名天下。
“呵呵,我宋濂来昌宁六十余年,本以为会在城中终老,不想天道护佑,让我踏足宗师境。今日出城,为昌宁再留一座书院,也算是酬了昌宁父老的情谊。”
宋濂说着,抬手向着四周躬身一揖。
宗师是不会留在边郡之地太久的。
宋濂留在昌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
宋濂今日一别,怕再不会回转。
“恭送宗师。”
將心錄
重生之娱乐圈作家 午夜幽灵
城中百姓夹道躬身施礼。
“嗡——”
城主府方向,一尊金色大印浮空而起。
“秦南林恭送宗师出城。”
郡守大人的声音响起。
宋濂拱拱手,再不言语,往城外走去。
身后教习、学子足足数百人,紧随其后。
出了城,便往落霞山方向去。
众人身后,一辆辆大车跟在后面。
半个时辰后,已是到了落霞山下。
“那瀑布之下景致不错,我便在那里结庐吧。”
宋濂指着山脚处,高声道。
只有他选定了住址,其他人才好安顿。
韩啸转过身道:“诸位教习可随院长往山脚居住,其他学子,往前一里之地有平坦之地,可结茅庐。”
盛世傾寵:仙君輕點愛
这百里之地以落霞山为源头,宋濂定下位置,其他人方才能选地方。
苍皇
舊日傳
听到韩啸的话,众人便各自往前走。
异世界协会 年小麒
韩啸随着宋濂,往那瀑布落处去。
“飞流直下,雨雾缭绕,是个不错的地方。”立在水潭边,宋濂呵呵一笑道。
“老师,那边有一片平坦之地,可结茅庐。”韩啸伸手一指道。
水潭不远处,一片平坦之地,其上只有些杂草。
“嗯,就在那边吧。”
宋濂说完,撸起袖子,准备动手去拔草。
“老师,有事弟子服其劳,此事我来。”韩啸连忙将他拦住,然后上前蹲下身,开始拔草。
宋濂微笑着立在一旁。
等草拔完,韩啸又招招手,让立在不远处的一位青衣侍者将一柄斧头递来。
这些都是宁宇商行派来的伙计,专门送来不少工具。
提着斧头,韩啸向着不远处的山林走去。
下游,那些书院教习全都将大袖卷起,开始平整土地、打地基、搭建茅庐。
“小姐,这些事情还是我来吧。”
立在上官若言身后的洛长老低声道。
昨日,他也有幸分到一杯清茶,只这一杯,就抵他数年苦修。
跟着小姐出来,他已经有数次得到机缘,此时见上官若言要动手建茅庐,连忙出声。
其实这等事情,对于他这等修行者来说,不过片刻事情。
“多谢洛长老,只是这事情,还是我亲自来的好。”
上官若言摇摇头,蹲下身来,伸手去拔草。
这等苦事,她从没有做过。
今日才拔一会草,已是觉得很难受。
但越是如此,她越体会到韩啸建立城外书院的用意。
若不能体验生活疾苦,这些儒道修行者,永远不能有真正体悟天心的机会。
蹊跷的绑架
今日这才一番劳作,对生民苦难,上官若言已是有了更深体会。
“来了,青粟米馒头。”
到午间,周文标领着人,推着小推车,将一筐筐青粟米馒头送到。
“这几日只有青粟米馒头了,父亲大人你别见怪。”
将一个馒头递给周升,周文标苦着脸道。
他自己也不想吃这东西,可按照韩啸的意思,出城的无论学子还是教习,全都统一标配。
“呵呵,这怕有十年未曾尝过青粟米的味道了。”
周升乐呵呵一笑,伸手接过一个青色馒头。
重生之小媳婦的幸福生活 林大陽
野蛮王
“这就是青粟米?”
轻咬一口,上官若言眉头一皱,然后慢慢咽下。
这种苦涩滋味,她第一次尝。
“哎,我两百年前未修行时吃过几年青粟米,如今,连这味道都快忘了。”
洛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将馒头塞入口中。
“嗡——”
一道灵力从他身上升起。
金丹二层。
一口青粟米馒头,让一位金丹大修修为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