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mm7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069章 同樣的招,效果不一樣(下)分享-36wzz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李沐檀早就抱着儿子高承明睡觉了,而高伯逸,则是在书房里伏案工作。
“主公,鱼赞来了。”
竹竿在书房门口不动声色的轻声说道。
“让他进来吧。”
高伯逸将写好的书信用竹筒封好,放在桌角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随后站起身半躺在柔软的榻上,眯着眼睛看着门口。
很快,穿着短袍和胡服长裤的鱼赞,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对着高伯逸行礼。
“尾巴处理干净了么?”
高伯逸沉声问道,这时,竹竿早已关上了房门,守在书房门口,寸步不离。
“回主公,已经处理了。依照主公吩咐,只有一人办事,最后也只处理了一人,他是被我们推下河淹死的,卑职已经放出风声,就说此人喝醉了不慎落河而死。”
战神联盟米缪之王者之路 幻影极乐
鱼赞从容答道,似乎早有腹稿。
“这件事你办得不错,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高伯逸眯着眼睛笑道。
“卑职不敢要赏赐,只想能在朝廷做官,光宗耀祖。”
仙 七星玉衡
鱼赞跪下来给高伯逸磕了一个响头。
“光宗耀祖,你大哥就足够了,你就算再当个大官,又能如何?”
高伯逸反问道,一语点破鱼赞的那点小心思。
鱼赞现在的权力可不小,在邺城的“地下世界”,他几乎可以做到说一不二!但是,鱼赞并不满足在“地下世界”称王称霸。
还是那句话,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做人就是要做到万户侯那种,才算是够味道啊!阴沟里最大的老鼠,不也还是老鼠么?
不过从高伯逸的态度看,似乎并不打算让自己“改行”,对此,鱼赞也是无可奈何。他只能等高伯逸抢班夺权成功之后,才能从暗处走到明处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可那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说真的,高伯逸现在没想过急着篡位,倒是鱼赞急得不行了!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谁办了事情,办好了事情,我记得一清二楚。谁挡了我的道,谁碍了我的事,我也不会忘记。
你的功劳,我都给你记着呢,一笔一笔的。你想要的东西,迟早的事,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要耐心等待。”
高伯逸好言抚道,鱼赞这个人,怎么说呢,你不能跟他硬着来,这个人做事没轻重。顺着毛摸,才是使用鱼赞的正确方法。
“喏!卑职知道了!”
鱼赞一听这话就有门,激动的几乎要喊出来。
“好了,下一步,严密监视高家人,看他们有没有怀疑到我头上,尽量给他们提供一些河北世家背后说坏话的事情,让他们猜疑但是没有实证,知道么?”
高伯逸的语气渐渐严肃起来。
门缝儿里的爱情 东方远行
“喏!卑职知道应该怎么做,请主公放心。”
鱼赞拍胸脯保证说道。
“去吧,以后少来这里,免得引人怀疑。”
等鱼赞走后,竹竿从门外进来,一脸不解的看着高伯逸,好像有话欲言又止。
穿越之神醫王妃
“说吧,我知道你藏不住话。先去关上门。”
等竹竿关上门回来,有些难堪的说道:“主公要刺杀高浟,为何不派我去?我可以做得无影无形,谁都不知道。”
竹竿自傲的说道。
“你就别扯了。”
高伯逸无奈的摆摆手,跟对方这样智商的人说话,真的很累!
“谁都知道,高大都督身边有一贴身剑客,剑术如神,出剑如风,快若闪电。
若是高浟被你刺杀,哪怕别人没有亲眼见到,只要看到身上的伤口,只怕第一时间就会怀疑是你干的。
拜托你说话之前能不能先过一下脑子?还是要在我脑门上贴凶手二字?”
高伯逸没好气的说道。
姻缘错:妃逃不可
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除掉高浟,唯一确定不可用的办法,就是派竹竿这厮去。除非,他是为了震慑高氏皇族不要惹他,但现在,很肯定的说,实际并不成熟。
所以他才让鱼赞一直盯着高浟,观察他的行动规律,最后用“高调”的办法杀死。
越是高调,越是公共场合,看起来就越像是意外!同样的招数,使用的手段不同,那么效果也是千差万别的。
派竹竿去刺杀高孝珩,就是昏招,而现在做掉高浟,就是一步好棋。
“主公,为何你要除掉高浟呢?”
竹竿好奇的问道。在他记忆当中,高伯逸从前跟高浟相处很是融洽啊,两人没有一点私怨。高伯逸杀掉高湛可以理解,但是他杀掉高浟……难道是为了泄愤?
“高浟没有得罪过我,正因为我很欣赏他,所以才不得不杀,你懂么。”
竹竿缓缓点头,这么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以后迟早要翻脸的人,现在表现越优秀,当然要越早除掉!相反,高湜那样的酒囊饭袋,可以留着当个吉祥物,不必理会。
“杀掉高浟,其实只是一个引子,因为我还有一步棋要走,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走这步棋。”
……
“高浟之后,高伯逸会提议谁当淮南都督呢?”
书房里,杨愔冥思苦想。他是为数不多跟上高伯逸思路的人。
全能锻造师
高浟不善军务,却要当“都督”,这合适么?
当然不合适。
之前那些烂番薯臭鸟蛋的淮南刺史,虽然也很混账,吃拿卡要无一不精,但这些人起码还算是“知兵”,不像高浟一样是门外汉。
高伯逸提出让高浟担任这个职务,很显然就是要让高浟“祭天”!真正合适的人选,他早就有腹稿了,只不过,现在还不会说而已。
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杨愔在纸上写了一连串的名字,斛律光、张彪、傅伏、高长恭、甚至连鱼俱罗的名字都在列,然而,他总觉得这些人好像差了点什么。
斛律光是鲜卑化的高车人,有限度的汉化了一些。这样的人到了扬州,能镇得住场子?要知道,官场可不是战场啊。
其他的傅伏高长恭之流的,完全不合适,倒是张彪从前在扬州当过都督,不过那是梁国的都督,扬州也只是“边镇”。
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难道,高伯逸是想为自己的部下铺路?也只能是张彪了吧?”
张彪家乡山阴人,离扬州并不远,去那边当都督倒也说得过去,起码是高伯逸能调动的人里面最合适的一个。
“这吃相有点难看了吧,很多人都不甘心呀,我看你怎么收场。”
杨愔嘿嘿一笑,将桌案上的纸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