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2pn优美小說 極夜玩家 起點-037 遺憾·心靈世界·魂力(沒有斷更玩2077,因爲電腦跑不動,慘)相伴-etz7c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西洛公爵默然,最后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纵使多年来只是为了赐予痛苦女王真正的生命,他还是对唯一的女儿有着浓烈而深厚的感情,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至亲,即便从未当面表露过感情,但心底却满是牵挂与思念。
壹念成婚 顧沈舟
“我亏欠她太多太多……她本该有个幸福美满的童年,我却亲手在她的幼时记忆里植入了各种恐怖和试验,她心里一定很害怕吧。”西洛公爵再度叹气,为了能测算各种重要数据,年幼的塞西莉亚就得不断接受他的机械试验。
在她的回忆里,和父亲相处的日子,大部分都是在机械实验室里度过,自己躺在冰冷的机械台上,像是那些没有生命的机械生物,被他观察,拆解,操纵,转化成一串串毫无意义的数字。
李想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身体里融合的大量机械零件让他差点以为这是一个高仿的机械生物。
谁知道,她本体是人类,机械不过是后期植入,而这些都只是为了西洛公爵后续的那个实验!
简直比工具人都不如。
塞西莉亚分裂出了新人格,原来那个纯真可爱,什么都不懂,分裂出的新人格被迫变得独立,能扛起一切痛苦,努力朝着她以为的父亲喜欢的模样而去。
到头来,西洛公爵从头至尾都没将心思放在女儿身上过。
蘇菲的異界
塞西莉亚有这么一对父母,身世之悲惨恍如鸣绪,都是上一代人爱恨情仇遗留下的牺牲品。
“您能意识到这点就好,至于道歉的话,心里的愧疚,只有当面说开才有作用。”李想摇了摇头,他无法代替妹妹承受这句抱歉。
“我明白了,谢谢你,李想。”西洛公爵点头,深吸一口气,“幸好她还有你,请代替我好好照顾她。”
“我会尽力的。”李想苦笑,对于这个性格多变的妹妹,他实在头疼,其他人年岁渐长,性格或多或少会有点改变,相对成熟稳重起来。
连辛夷那小丫头都能变乖。
偏偏只有塞西莉亚,她好像人生就定格在了那个时候,永远都是天真烂漫的少女模样,要么就是副人格出面,热辣干练,一副女王做派。
无论哪个,李想都应付不来,感觉头疼无比。
“对了,你似乎是在研究宇宙粒子和新玩家体系?”西洛公爵忽然问道。
李想点头,对方是9级巅峰,能看出这点不奇怪,而且西洛公爵和永恒存在们曾有接触,有交易,应该对这方面更加了解。
“那正好,我感觉到你的气息已经无比接近10级,可至今没能突破,应该是卡在了某一点上,这方面我倒是能帮你一些。”西洛公爵微笑,看了看痛苦女王,“她是这个宇宙唯一一个被赋予了真实生命的机械生物,在机械方面有着一部分你都没能了解到的权柄。”
痛苦女王推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对着他轻笑了一声。
李想恍然。
经由西洛公爵提点,他终于明白自己还缺少什么了。
綜穿系統之女配復仇
他缺少一把最关键的钥匙。
触摸到神魂领域,修炼出神魂雏形后,他需要不断打磨,将自己的一切再度融合,提升神魂强度,才能顺利进入10级。
而神魂的塑造与提升和他自身息息相关,玩家方面他已经做到极致,还成功融合出了宇宙粒子,达到了最巅峰;身体血脉方面,除却这具肉身,来自异宇宙的灵魂和至暗本源的人格也都完善,完美结合在一起,不需要再有进一步的改变;最后唯一还需要进一步的,反而是他最熟悉的极夜玩家权柄。
极夜玩家这个称号与其他几人不同,邪首、愚者、白皇、无光女皇都是来自他们自身一切,而极夜玩家实际上还带有一定的至暗本源部分,以及机械相关部分。
这是一个杂糅混合的权柄,准确说是至暗本源掌握的力量、黑暗两大权柄加上新的机械权柄,结合为现在的极夜。
位格上超过了三原柱神,因此在晋升10级之路上还多了一步。
原本补完宇宙粒子,成功吸收了其他修炼体系,李想可以借此顺利继续锻造自己的神魂,等到神魂足够强大,成就10级只是时间问题。
归来后,他明显感受到10级触手可及,可就是一直捅不破这层窗户纸,现在细想,少的竟是有关机械的权柄!
佳期如梦 匪我存思
这份权柄在痛苦女王获得生命后,出现了一丝不完善。
有超出他权柄的事情发生了,这反而逼得他要去掌握和完善。
而想要了解到赋予机械生命的知识,要么从西洛公爵处得,要么亲自从痛苦女王身上找。
前者显然和永恒存在有契约,不能轻易泄露秘密,只能让痛苦女王来引导李想。
李想举起那杯咖啡,一饮而尽。
忽然间,意识变得模糊,再睁眼,湖泊成片,碧波万顷。
各种稀奇古怪的飞禽在半空飞翔。
其中一座碧湖,石山林立,升腾缭绕起雾气,一身居家服的痛苦女王就坐在湖心小筑里,双腿跪坐,手里拿着一杯茶笑意盎然地看着他。
云涌风起 SHR社会人
寵物小精靈之櫻花的旅行
她的眼神明亮,仿佛有无数符文印记从中翻飞而出,仔细看却又变回了普通模样,只有淡笑。
痛苦女王朝李想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这边来。
李想微微点头,刚要迈开脚步,忽然间天旋地转,恢复视觉后,他已经坐到了湖心小筑里,和痛苦女王相对,就像是在西洛公爵的秘密小屋里一样。
他愕然不解,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向痛苦女王。
在喝下那杯咖啡,李想一直没感觉到任何层面的力量波动,不知道那杯咖啡究竟有什么魔力,可以将一名逼近10级的9级之上强行拉到这个奇异空间内。
他确认没有任何法则力量波动,按照道理,身处之地发生变化,一定运用了时空方面的法则之力,即便是神铃,只要气息稍微变动,他就能感知到。
这是力量的差异,境界的差距。
可就在这里,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他依旧没能察觉,无法抗拒。
难道痛苦女王的层次比他还高?这起码也得是永恒存在级吧?
婚心计②:前妻赖上门 吉祥夜
李想难以理解,这显然不可能,对方只是人造机械生命,要不是有永恒存在级的秘术支持,她无法真正蜕变,这必然不会是她自己的力量。
“这里是梦境空间,或者说叫做心灵岛屿。”痛苦女王笑着解释道,一开口,就将他的核心疑惑解开了,“独属于我。”
“原来如此!”李想恍然大悟,只有另一个人的心灵,才能为所欲为的将别人肆意揉捏,他修炼那么久,肉身无敌,甚至跳脱出玩家的桎梏,朝着更前面的道路而去,唯一有漏洞的便是神魂,以及和其相关的一切。
心灵,显然属于神魂层次的一部分。
心灵世界神秘,充满着各种诡异,浩瀚的人类历史中有所记载,但总是语焉不详,难以触及根本。
现在对生灵的一般理解都是肉身加魂体,前者凸显物质性,后者赋予生命力,魂体在蓝星时期也被叫做灵魂,元神等等,是一个人的精气神以及无形一切的聚合体。
只要踏入玩家境界,魂体便产生了一定变化,肉身腐朽死亡,魂体还会回归到永恒之地,进入历史与生命长河,也许亿万年后会重归宇宙。
永恒存在掌控着魂体相对的魂力,而三原柱神甚至拥有创造生命,起死回生的神异秘术,毕竟祂们在生命层次以及对宇宙法则的理解上已经远超其他生灵,站在更高维度自然有着更广阔的视野。
昔日至暗本源的一部分魂力掌控权柄流传到七大陆,就让玩家灯塔脱颖而出,塑造出了灯塔理念以及新世界的概念,这么一想,至暗本源自身似乎也早就意识到会衍生出一个新人格取代自己,早在那么多年前就布局了!
而随着境界提升,玩家可以开始锻炼魂体,塑造神魂,走进神魂领域后才算真正触摸到魂力,这是一切生灵本源的力量,与物质凸显的宇宙粒子相对。
可以理解为一阴一阳,一光一暗,也是完美法则的一体两面。
可惜心灵世界这个概念李想都没接触过,自然一直无法得到其神髓,总是在门外摸索。
“每个人都有一座心灵岛屿,随着神魂的强大,心灵岛屿慢慢会扩建成一个世界,我的实力不够,不过9级之上已经能拥有城市般浩瀚的心灵岛屿,10级们更是可以将其具现化,真正的永恒存在们都拥有各自的心灵世界。”
痛苦女王解释着,
“心灵岛屿都是相通的,可以从这里抵达任何一个人的心灵岛屿中,但别人的心灵岛屿十分危险,充斥着他自身潜意识所化的各种法则,而一般人在心灵世界都和普通人无异,要以普通人的身份进入一个造物主的心灵岛屿,结局可想而知。但进入这片区域的最低资格也是10级,其他境界根本无法来到这里,更加不会知道心灵世界真实存在这个概念。”
而10级们的心灵世界已经很巨大,还可以具现化,掌控力自不必说,他们可以自由出入,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心灵世界链接到其他人的,然后入侵!
看到李想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痛苦女王便接着说了下去。
“我的本质是没有生命力的机械生物,即便西洛赋予了我一切人类该有的东西,但缺少了魂体,就不是生命,而魂体的塑造,必须依靠永恒存在及以上位格的存在,因为祂们掌握着魂力本源,所谓魂力,即是心灵之力,灵魂之力,每个人拥有的都不同,属性唯一,无论你是否修炼,都具备魂力,但无法感知也无法使用,它们会自发汇聚到永恒之地,纵使如此,永恒存在们也只能使用祂们自己的魂力体系,只有他们指定的眷族和眷者才有资格享有一定同等力量。”
李想记起来在永恒之地时四周都是那些混乱无序的力量规则,和源质粒子截然不同,原来它们就是整个宇宙的魂力,所有生灵的都汇聚在那里,不乱才怪。
“三原柱神可以使用一切魂力体系。”
痛苦女王补充了一句。
西洛公爵正是和某一位永恒存在签订契约,才掌握了一定魂力,将其灌输进了痛苦女王的身体里,但那还不够,需要一个契机,一把唤醒她意识的钥匙!
毫无疑问,那把钥匙就是李想。
獸人之特種兵穿
“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我很开心。”她笑着说,眼神温柔,虽然顶着年轻时白莉莉的脸颊,但是那独特的机械生物风情与无法掩盖的情绪波动让李想觉得,她更像是自己的母亲。
巅峰仙途
“一开始我自己也很疑惑,无法接受这一切,我只是被创造的生命,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只有你,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一直在思考,却注定不会有结果。而真正赋予我生命的其实是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的情绪波动感染了我,虽然我们那时相隔无数世界,但我总能体会到你的悲喜。”
痛苦女王轻轻说着,是李想的情绪让她更富有生命力。
西洛公爵给了她身体,那位永恒存在给了她魂体,而李想给了她觉醒的钥匙。
“因为是如此特殊的存在形式,所以我似乎没有被限制出入心灵世界,也可以拉人进我的世界里,但那样太危险,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在你之前,只有西洛进来过。”她如是说道,又给李想倒了一杯茶,“在这里,你可以无所顾忌,做你一切想做的事情,我可以进行模拟,你也能借此修炼魂力,真正叩开心灵世界的大门。”
李想旋即一笑:“这算是用了bug吗?我们是不是在开挂作弊?”
“也许……”痛苦女王摇头又点头,“命运的一切馈赠都已经标注好价格,我想那位存在可不会随便留下这种漏洞。”
終極壹班IIII
李想的笑容慢慢收敛,有点沉默,确实,祂不让西洛公爵说出真相,借由痛苦女王之手帮助自己,似乎是盟友,可祂又不告诉自己西洛公爵成为祂眷族的代价,这里面就有猫腻。
关于这一点,痛苦女王显然也不能多说。
“那我们就开始吧。”李想不再多想,现在抓紧时间才是关键。
“我要怎么做?”痛苦女王偏了偏头。
“先帮我模拟一个神殿,只要我所想,你就能模拟出来吗?”
“是。”
在李想的授意下,很快他就拥有了在外面一样的力量,变回了极夜玩家,这点让他更加恐惧心灵世界的无所不能。
随后,那座神殿也一模一样的显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