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s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ptt-第四百八十九章 傳說已不在鑒賞-o0796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时光荏苒,春秋变化不知数,人间已是沧海桑田。
赤叶峰,圣武宫,又是一年一度论武大会。
东南西北四院武子,无不翘首以盼,摩拳擦掌,以期能在此番论武之中取得一个骄人成绩,能够更上一层楼。
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到尽头不知愁。
有人春风得意,有人马失前蹄,有人在斗武中颜面尽失,有人甚至为此失去性命,种种不一而足。
一个不如意的少年武子,踉踉跄跄奔上后山崖顶,面色苍白,满身酒气的来到此间,扶着那高达数十丈,诡异扭曲的山石,大吐不止。
显然,这位就是众多失意武子中的一员,以至于喝醉酒后,竟是不顾禁令,来到了赤叶峰的一处禁地。
说是禁地,实际上早已沦为一句空话,基本上没人当回事了。
传说中,此间是数百年前,一手镇压人间武者,杀的人头滚滚,使得武道凋零的人魔最后闭关之所。
但也仅仅是传闻罢了,因为此间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搜了个底朝天,也没见到什么人魔密藏,反倒为此闹出了不少事端。
当然,后来也成为过禁地一段时间。
之所以是一段时间,盖因为此间,不知从多少年前开始,便诡异的在一月之中,开始演化四季春秋。
明明是寒冬腊月,山顶却是绿意盎然,明明是春夏交替之际,却如腊九寒冬,即便是一品绝顶,乃至先天宗师,都难以立足于此。
尤其是秋冬交替之际,却有惊雷滚滚,有如雷网交织,覆盖整个崖顶。
原本,圣武宫是要将之封禁,但因为一次偶然,却不得不开放。
只因为,有人在此游玩时,竟是陷入了某种奇特的状态,从而武道大涨,并且玄之又玄的得到了某种传奇武功。
如此惊人的机缘,自然不能外流。
可惜的是,自从人魔陨落,传人消失于玉玺山之后,便再无盖压天下之能,即便是圣武宫第一任宫主以人魔传人自居,也做不到这一步。
于是乎,当这一机缘传的越来越玄乎之际,迫于压力,不得不对外开放。
而这一年一度的论武大会,便是从中选取,最杰出的武子,可以到山顶来碰机缘。
之所以说的碰,却是因为这机缘缥缈不定,或是春雷阵阵之时,又或是风刀如雪之际,谁也摸不准规律。
但有人从中得到莫大机缘,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是数百年来,无数得到机缘之人,早已验证了。
有人得到了无双剑法,又人得了犀利刀法,还有人悟得了惊人的奇功秘术,可谓指掌拳脚,五花八门,无一不有。
甚至于,就连先天强者,也常在暗中窥伺,以期获得机缘。
为此,不知平添了多少争端和杀戮。
到了最后,圣武宫和大魏皇室不得不出面调停,才有了一年一度的论武大会,来决定山顶出现变化时,谁能上去获取机缘。
这位郁郁不得志,又受了莫大打击的武子,正是想在内定的机缘到来之前,想要来碰一碰运气。
亦或者,也是无所谓的一次撒酒疯,以泄心中郁结之气。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
“我修武十载,寒暑不惰,从未有一丝携带,就因为当年一句冲撞之言,便要抹杀我的前途?”
“可恨可恨,什么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都不过是一群蝇营狗苟之辈!”
“嘿嘿嘿,你们一个个都嘲笑我自不量力,却不知……”
少年武子发疯似的对着嶙峋假山拳打脚踢,哪怕满手血污,似也浑然不觉,兀自痛哭流涕,喝骂不止。
但相较于这假山上,无数刀劈斧凿的痕迹,实在算不得什么。
因为这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强者,想要毁去这假山,亦或是想要看看里面有什么,而动用了无数法子。
最终,却是无功而返,至多就是毁去了表层罢了。
久而久之,便再无人徒耗心力了。
甚至于,近百年来,不知何时兴起了一股,谁能在假山上留下的痕迹更深,以此来夸耀自身武力的风气。
“吆,我说谁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号丧呢,原来是朱兄啊!”
不知何时,四五个青年男女来到顶峰,迎着月色,不无挪揄的看着撒酒疯的少年武子。
“你们……”
少年武子面红耳赤,到底是少年心性,否则的话,也不会做出醉酒上崖顶的荒唐举动。
“好了好了!”
其中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颇有气度的摆摆手,似是打圆场道,“大家都是同门武子,朱兄不过是一时失态而已,没必要揪着不放。
不出意外,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给大家都留个念想,是吧?”
“孙兄所言极是!”
“孙兄高见,小弟万不能及也!”
“朱师弟,孙兄大人大量,不介意你的无礼冲撞,还不过来拜谢?”
所謂傳奇都是卿 雲兒無心
几个青年男女恭维连连,全然以那青年马首是瞻。
甜心别跑
“哈!”
少年武子怒极反笑,厉声道,“我呸,我朱云峰就是跪乞丐,也不会向孙家之人低头。
别人不知道,我却是清楚,你们孙家是何等的不知廉耻,颠倒黑白,想当年……”
“大胆!”
虽然很想听听,这位据说有些来历的朱家后裔,到底会说出什么隐秘,但看到那孙姓青年面色骤然阴沉之后,一个心思通透之辈,登时厉喝出手。
嘭!
少年武子虽然实力不错,可先是在论武大会上遭受重创,又喝醉了酒,竟是被一招击倒,撞在嶙峋崖壁上,哇的吐出一口污血。
就着冷风吹拂,少年惨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一双充血的眸子,却透着少年人独有的倔强。
少女蜕变记
“朱云峰,小心祸从口出,我孙家也是你能编排的?”
孙姓青年冷声道。
玉蝴蝶 (彼岸是花海著)
“嘿嘿嘿!”
少年武子嘲弄一笑,似是豁出去了,也顾不得这里少有人烟,冷声道,“数百年前,镇国公扶保韩家创建大魏,获封镇国公,此间方圆千里便是他的封地。
你们孙家,不过是那位大人从未认可,窃据其传人名头的小人罢了。
那位大人失踪之后,你们孙家伙同韩家,消除了那位大人的所有记载,并且将赤叶峰据为己有。
不仅如此,还拉了一帮同样不知廉耻之辈,妄图染指玉玺山中的茔冢,似孙家这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辈,天下人人得尔……”
除了孙姓青年,其余四人无不骇然失色,有人目露隐隐兴奋,有人面露惊惧,为这耸人听闻之事而震撼。
这可是从未听过的绝世隐秘啊!
放眼当世,数百年前的事情,早已鲜有人知,也就是寥寥数家对此有些许记载,却无不是藏之深阁,讳莫如深。
尤其是孙家,向来以赤叶峰之主自居,更有大魏皇室韩家暗里支持,早就将那段不堪的历史,抹杀在时间长河之中。
现在骤然听闻这等隐秘,怎能不让人震惊?
也从侧面证明,这位朱家子弟,确实有着非同凡响的来历。
“住口!”
孙姓青年已是面色铁青,瞬间来到近前,一脚踩踏在朱云峰胸口,咔嚓作响间,是其杀机毕露的森然低喝,“我孙家才是大魏数百年承平天下的功臣,你这遗族余孽,不知感恩图报,竟然妄图为那荼毒天下的人魔翻案,当真是死不足惜。
但我不会杀了你,我会废了你,交由朝廷处置,我倒要看看,朱家会作何选择。”
“你……”
朱云峰目呲欲裂,心神巨震,后悔不迭。
星空巨鼠
他没想到,自己一时口快,竟然为家族惹下如此大祸。
现在,可不是数百年前,家族风光的前朝了啊!
连那凶焰滔天的人魔,也早已消失数百年,如今乃是孙家与皇室韩家共天下的时代,哪里有前朝遗族说话的份?
“后悔了吧?”
孙姓青年冷冷一晒,却是毫不犹豫一指点破其丹田,在其绝望中,不忘补刀道,“你说什么不好,偏偏提那个魔头,你怕是不知道,皇室对此獠是何其痛恨。
当年,天下只知道那魔头,却不知皇室,得亏他死的早,否则的话……”
咚!
就在此时,一声闷雷般的惊响乍现,仿佛就在耳畔擂鼓一般,惊的六个少年男女勃然变色,两股战战。
“什么声音?”
孙姓青年还算镇定,豁然转首四顾,紧接着又是一声轰鸣,似乎比上次更清晰了些许,不由喜上眉梢道,“是了,这是机缘到了,我家祖上记载,每当有惊雷传世之时,便是机缘出现之机,而且,惊雷之声越密集,机缘出现的可能性越高!”
泡沫之夏ⅲ
此言一出,几个少年男女无不面露喜色。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此时就在这崖顶,虽然还未到记载中的时机,但这也正好印证了机缘缥缈不定,有德者居之,不是吗?
咚咚咚!
好似在印证几人所想一般,那惊雷般的擂鼓声,越来越清晰,而且越来越重,更惊人的是,不知何时飘来乌云,遮盖了月光。
“怎么会这样……”
朱云峰双目无神,呢喃自语,心中已然只剩下绝望。
无法想象,自己一次醉酒,原本应该是自己的机缘,此时却落得修为尽废,机缘却落在了仇敌手中,怕是再无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