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nur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愛下-第830章 熱那亞的崛起 二 吉伯林展示-7n3ia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欧历1278年,8月13日(共和历8月9日),热那亚。
滅神
港口北侧,一处小市集中,一伙游侠模样的人正坐在树下,死死盯着港口中新来的那几艘大船。
这几艘新奇的东方巨舰自打来了热那亚,就成了这座小城当下最大的热点,观者纷纷。但这几个人不光明正大去港区看,反而在外围盯着去看风景的人,就显然不寻常了。
盛夏天热难耐,这伙人坐了一会儿便感觉口渴,相互吆喝了几句,便有一人站出身来,去了后面的市集中,准备买点解渴的东西。
此人来到一处水果摊前,见有西瓜在卖,便说道:“老板,来一个西瓜,细细切成十二片,都要一般大小!”
老板见他帽子上斜插着一根羽毛,似是帝党的标志,眉头一皱,问道:“客人,你是要横切还是竖切啊?”
游侠答道:“自然要竖切!”
生死契阔:跨过千年来爱你 甄华
教党和帝党的分歧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水果的切法也各有不同。老板听了他的答案,顿时胡子一吹,将手中刀直接插到了案板上:“哼,果然是帝党的无脸人,走开走开,我的西瓜不卖给你!”
游侠也骂骂咧咧地道:“愚蠢的教党爪牙,有钱都不赚!”
坠时
但无奈市集中小摊贩多是教党支持者,他走了一圈,多次碰壁,才在一处阴暗角落里买了一篮桃子,走回树下分给了同伴们。
几人吃着桃子,继续看着海港中的景象。
不多时,又有一队绘着费埃斯基家纹的马车进入了港中,从华夏舰队的大船里拉走了一些货物。类似的场景这些天来多次发生着,但这次不同的是,车队里有几个衣着体面的绅士上了船,一连好长时间都没有下船,这就引发了游侠们的警惕。
“不妙……”其中一名年长的游侠站起身来,“刚才里面那个矮胖的家伙我有印象,好像是费埃斯基家的拉尼埃罗,他们可能是要勾搭起来了!快,快回去通知甲必丹!”
TIFFANY俏名模
(注:帝党上台后,废除了热那亚传统的执政官制度,改设两名“Captain of People”共同执政。这个名字怎么译都没味道,总不能叫人民队长吧,干脆叫甲必丹了。)
于是他们分出一队,穿街走巷,匆匆来到了港口东侧山上的议政厅。
这个议政厅前除了悬挂热那亚共和国传统的白底细红十字旗帜,还悬挂了神圣罗马帝国风格的红底白十字战旗,标示着当权者的帝党身份。
游侠们进入议政厅,找到当前值守的甲必丹奥伯托·斯皮诺拉,报告了这一事态。
奥伯托·斯皮诺拉身材很矮,但是很壮实,肤色黝黑,有着刀疤的痕迹,一看就是饱经风霜的样子。实际上确实也没错,他海军出身,十年前曾率领舰队战胜过威尼斯人,因此才有足够的威望在教党占多数的热那亚担任甲必丹。
他获知最新信息后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奖赏了这些被他派去监视港口的帝党游侠后,也派人出门,去将另一位甲必丹奥伯托·多利亚请了过来。
多利亚与斯皮诺拉同名,不过模样富态得多,更接近一般人印象中的富商。他收到情报后,同样忧心忡忡地说道:“那些教廷的爪牙们,死心不改,这是想引外人来闹事啊!”
斯皮诺拉不忿地说道:“一帮目光短浅的商人!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依附于皇帝,就是为了借助皇帝的权威,与同属帝党的比萨共和国保持和平。只要和平能持续个几十年,让热那亚更加强大起来,那么就不用怕其它人了!”
多利亚也叹道:“两年前,格里马尔迪和费埃斯基两家借教宗的支持,回到了热那亚,也再次刺激了比萨人。这两年来,我们好生安抚,可算是让比萨人平静下来了,现在教党又想投靠外来的华夏人,这不是让我们的和平努力白费了吗?”
与皇上同居:特工皇后 野北
斯皮诺拉愤怒地对桌子拍了一掌:“蠢货,国贼!”
多利亚看了看他,问道:“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把华夏人和教党一并驱逐出去?”
斯皮诺拉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他转身到墙边的柜子上取出一份图册,放到桌子上展开给多利亚看。“根据我们这些年来在亚细亚收集的情报,蒙古人和埃及人虽然没有再次爆发战争,但都在积极准备着。而这次,他们备战的重点不是骑士,而是这个……”
图册上展示的,赫然是一门大炮!
虽然比例和外形有些失真,但至少长条的炮身、黑洞洞的炮口和搭载炮身的炮车都描绘出来了。
其它地处内陆的欧洲国家可能对东方发生的军事变革一无所知,但热那亚通过海路与战争前线有着密切交流,各种情报汇聚,自然得知了最新的技术进展。只是,知道归知道,他们尚未有能力获取到火炮的制造方法,但这不妨碍他们根据已知信息做出一定的分析。
“据亚细亚的情报,火炮的威力要远超寻常的投石机,而且射程更远也更准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斯皮诺拉指了指背后窗户的方向,透过窗子正能看到港口中的华夏巨舰。“他们船上的那几个巨大的管子,正是传说中的火炮。而且不意外的话,华夏人的火炮应当比伊尔汗国的还要强得多。”
多利亚在图册上反复看了看,又抬起头来:“你的意思是,不要与他们为敌?”
斯皮诺拉点点头,道:“说到底,那些人不过刚到热那亚没几天而已,又不是专为教党而来的,我们干嘛要得罪他们?一方面,他们可能有可怕的火炮,另一方面,又有珍贵的东方货物,如果能拉拢,还是拉拢的好。等到下午,我就让卢西尼带一份礼物去船上拜访一下,打听打听他们的诉求。”
他说完怀柔的策略,又话锋一转,道:“但是,对于教党,就不能再放纵了,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行!”
多利亚问道:“是这个道理,但要怎么操作呢?现在他们背后有教宗,安茹的查理也支持他们,要是闹大了的话,恐怕比萨也会背弃暗约打过来。”
斯皮诺拉想了想,摸着下巴道:“那么,就让他们打过来好了……”
多利亚惊道:“你说什么?”
“对,就是这样!”斯皮诺拉以拳击掌,脸上的神色愈发坚定,“我想明白了,与其这么不稳定下去,不如提前把不稳定因素引出来。教党那些人这么猖狂,除了国外势力的支持,更重要的是普通民众和商人支持他们。这样的支持,我们不可能强压下去,只能打击教党的威望——如果他们要战争,那就给他们一场战争!他们既然是热那亚的一份子,那就该出兵作战。到时候,他们实力不济,拖累了战争,必然威望扫地,再收拾起来就简单多了!”
多利亚仍然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但是,战争一打起来,就是我们没法控制的了啊,万一波及到热那亚城怎么办?”
斯皮诺亚摇头道:“海军还在我手里,近海作战,不会让他们进来的。而且我们可以事先与他们达成暗约,事后把撒丁岛上的殖民地割让给他们,他们应该会配合的。”
多利亚想了想,撒丁岛上的土地主要由教党占据,割让出去也问题不大。只要能保住黑海商路这条热那亚的生命线,那么失去的早晚能赚回来。于是他点头道:“这个计划可以商议,只是还需要完善一下。在此之前,我们先去与那些华夏人接触一下吧。”
……
無敵藥尊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比萨共和国。
比萨城北的大教堂侧,一座显眼的高塔式钟楼正在施工中。这座钟楼整体呈圆柱形,外表以白色大理石雕琢成有序排列的罗马柱,美观大方,设计高八层,如今已经修成了七层,离完工只差一层之遥了。
然而修建到了这个地步,它却出现了严重的工程问题,塔身整体倾斜了不说,还产生了弯曲,看上去岌岌可危。因此,石匠和工人们不得不停止修建,转而加固塔身,试图将其恢复正常。工程一时陷入了停滞,说不得还要再过一个世纪,才能将它真正修成。
当初,比萨人雄心勃勃地开始修建这座高塔,试图将其作为比萨共和国的标志。而如今,这高塔也真的如同比萨共和国的国势一般,盛极而衰,强悍中出现了倾颓的趋势。
在广场南侧,几名来自于威尼斯的访客,正在参观这处远近闻名的建筑,言语中有赞叹、有揶揄,不一而足。
正当他们品头论足的时候,一名骑士自南而来,对他们说了几句什么,他们便上了马车,跟随骑士回到比萨城中的市政厅,与一位本地豪强会面了。
比萨的商业贵族瓦莱罗·维斯孔蒂请他们进入一处僻静的小屋,说道:“抱歉,威尼斯的朋友们,事出紧急,匆匆将你们叫了过来。在正式说事情之前,我希望你们知道,这是一件重大而秘密的要务,请对上帝发誓,一定不能泄露这个秘密。”
两名进屋的威尼斯使节深吸一口气,举手发了个誓言,然后迫不及待地问道:“是什么事?”
维斯孔蒂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道:“热那亚来的密谋,他们那边有人表示,若是我们向热那亚发动进攻,他们可以配合。”
“什么?”威尼斯人真的惊讶了。
威尼斯人一向在地中海有重大利益,而这个利益近年来受到新兴的热那亚的挑战。他们来到比萨,就是为了联合这个日渐衰落的商业共和国,共同压制热那亚。
正如所有共和制城邦一样,比萨也受到繁杂的内部事务牵制,迟迟做不出决断和动员。威尼斯人本已为怎么也得几年才能真正谈成此事,结果现在瞌睡了居然有人递枕头,热那亚出了内奸?
坐在左侧的皮埃特罗·格雷德尼戈谨慎地问道:“消息来源可靠吗?会不会是热那亚人的陷阱?”
维斯孔蒂答道:“可以放心,对方是热那亚高层,很高的高层。他们愿意将撒丁岛的殖民地作为报酬,但是要求我们开战后配合,要重点打击特定的目标。”
皮埃特罗看着这个比萨人,心中有数。维斯孔蒂家在撒丁岛有大片领地,若是能与热那亚的殖民地连成一片,那么对他家是有极大的助益的,难怪这么上心。
但这仍不失为一个好机会,他问道:“那么,比萨共和国是准备接受这个邀约,发动对热那亚的战争吗?”
维斯孔蒂呵呵一笑,压低了声音,阴冷地道:“他们给出了撒丁岛殖民地的价码,看上去很合适。但是,热那亚有一日还在经商,就一日是我们比萨的威胁。我们的胃口岂会仅限于此?他们有他们的计谋,我们也有我们的计谋……”
他在桌上拍出一张地图,上面用简陋的线条勾画出了亚平宁半岛周边的情形,还用红油墨做了些额外的标记。
—————
他指着这些标记道:“威尼斯的朋友们,你们愿意在我们与热那亚开战的时候,作为一支奇兵突然出现,取得更大的战果吗?事后,我们要热那亚城,你们可以拿走黑海航路。”
皮埃特罗哈哈笑了好一阵子,然后伸出手来:“当然愿意,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