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l60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txt-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通共分享-a4pys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沈黎勇的期望,注定是要落空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沈黎勇知道抓回共产党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他对胡孝民的感激,也渐渐转化为怨恨。
一定是胡孝民无能,才让共产党跑掉。
可再怨恨又有什么用呢?
沈黎勇必须考虑后果。
胡孝民与他交情尚浅,他还在项庄益面前说过胡孝民的坏话。此次出来,他还肩负着项庄益的特别任务。
然而,胡孝民的通共证据他没找到,自己却背上了通共的罪名。
这还要看胡孝民是不是手下留情,如果他替自己遮掩,沈黎勇或许能侥幸过关。如果胡孝民如实报告,沈黎勇觉得后果很严重。
为了让胡孝民能手下留情,沈黎勇觉得,自己也得跟戴敦邦一样,从身上割块肥肉喂给胡孝民才行。
想是这么想,但真要割肉时,沈黎勇又犹豫了。
戴敦邦是给了五十万给保住了平安,自己要给多少?
五十万?
绝不可能!
沈黎勇可不是戴敦邦,他是苏北绥靖公署的政训处处长,级别只比胡孝民低半级。说句不好听的,不要说自己是无意间放走了几个共产党,就算是故意放走的,胡孝民又能奈自己何?
五万?
沈黎勇觉得还是多了,他在想,如果自己送五万给项庄益,所谓的共产党越狱事件,就不算什么了。
两天之后,搜捕一无所获,胡孝民来看望沈黎勇,因为他已经不能私自离开,说是让他好好休息,只要他出门,就会有警卫阻拦。
“胡参座,这次确实是我有错在先,回去后,我会向项主任诚恳认错。到时,还望参座能美言几句,沈某自有报答。”
胡孝民冷笑道:“放走几个共产党,轻飘飘几句话就想掩盖?我刚得到消息,这次越狱的共产党中,有一个叫许明的,他在上海参加工人救亡协会,后来回常州组织抗日游击武装,发展到数百人,之后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编入江南抗日义勇军第三路。这个人还打入了常州特工站西门组、武进防务委员会,长期在西门、铁路以北地区从事地下反日工作,是共产党在常州的重要干部。现在,他却被你放走了。”
方民任将“越狱”的共产党员资料送过来后,胡孝民大喜过望。像许明这样的同志,回到组织后,一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许明被捕快两年了,如果早知道有这样一位同志关押在武进毛家弄看守所,胡孝民早想办法营救了。
越狱的共产党员越重要,沈黎勇的罪过就越大。
胡孝民已经有了一个完善的计划,沈黎勇这个政训处,怕是干到了头了。
沈黎勇连忙纠正:“无意的,无意间放走的。”
胡孝民的话,让他感觉后背发凉,胡孝民这是准备出手了啊。
末世之天魔修神录 轻任无风
“谁知道你是无意还是有意?这次出来,我们的任务是摸排共产党,没想到,在身边就出现了共产党。”
沈黎勇急道:“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可不是共产党。这就是大意疏忽,回去后我自会向项主任报告。”
胡孝民淡淡地说:“我已经向村上重报告了,想知道他的意见吗?”
沈黎勇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胡孝民这是要致自己于死地啊。日本人最痛苦共产党,如果知道他放走了共产党,善罢甘休?
沈黎勇咬了咬牙,说出了一个令自己痛苦万分的数字:“胡参座,只要你能放我一马,回去后,我立马奉上十万元,绝不食言。”
胡孝民讥讽道:“十万元?沈处长好大的手笔。可惜,你找错人了,胡某什么人都收,唯独共产党的钱不收,我怕收了会短命!”
这么多年,他还真没收过共产党的钱。只有共产党收他的钱,他从来没拿过组织的钱。每年的党费,绝对是排在全党前列的。
沈黎勇知道,胡孝民只是觉得钱不够罢了,他闭着眼睛,艰难地说道:“二十万!”
胡孝民怒吼道:“来人,把沈黎勇铐起来!胆敢向上司行贿,太无法无天了。”
“五十万!”
沈黎勇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说完之后,差点昏倒在地上。这是他所能承受的最大代价,否则,他宁愿背着共产党的罪名。
胡孝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就算给五百万,我也不会要!”
明日 復明 日
如果沈黎勇拿出现钱,或者写下支票,他或许会改变心意。这些随口开出的空头支票,他才不会相信呢。
原本胡孝民还想去趟南通,出了沈黎勇的事情后,他只能先把沈黎勇押回去。
沈黎勇包庇烟土贩子,还私自放走共产党,有人证物证,沈黎勇百口莫辩。
而且,回到泰县后,胡孝民紧急给冯五下了命令,让组织上配合自己,给沈黎勇以最后一击。
胡孝民说沈黎勇是共产党,就算铁证如山,也会给人以诬告的印象。但如果共产党都承认,沈黎勇是他们的好同志,那谁也不敢说什么了。
沈黎勇被押回泰州后,先是关了看守所,后来项庄益发了话,把他提到了苏北绥靖公署自己的感化院。在苏北绥靖公署,专门划了一个小院子,用来关押从中共和渝方逮捕的人员。
沈黎勇转到感化院后,非常之高兴。在这里,他就像一个普通人似的,吃住都有人服侍,每天还能看看报纸,晒晒太阳,喝着茶聊聊天,一天就过去了。
几天后,沈黎勇终于等到了最想见的人:苏北绥靖公署主任项庄益。
沈黎勇急不可耐地说道:“项主任,我是冤枉的,如果我这个政训处都成了共产党,那苏北绥靖公署就都成共产党了。”
项庄益不满地说:“怎么说话的呢?”
沈黎勇急道:“我是上了胡孝民的当,他跟看守所的沆瀣一气,给我设了个套。”
项庄益突然问:“你家里是不是有部电台?”
沈黎勇一愣:“不错,这是我的私人电台,用来做生意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泰县的电话还不是很发达,与苏州、上海、南京联络不是很方便。很多时候,还是电台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