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3ef超棒的都市言情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討論-第五百七十六章:虛張聲勢(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求月底雙倍!!!展示-t7ycg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公寓里的老式电梯已经被关上了,事实上不仅仅是电梯,整栋楼里的电灯全部被关闭,配合公寓之中浑浊潮湿的空气,都不需要再进行改造,直接就能拿来当恐怖片场景用。
“他……我是说鲍比,他家一直都是这样吗?”莎莉兹·塞隆不太认识鲍比,所以对他并不了解。
“不……鲍比很喜欢他的公寓,据他说,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到灵感,所以他很爱护这座公寓,任何人想要入住,就必须签署一项协议,严禁破坏这里的任何东西,就算出现问题要维修,也必须通知他,让他找专门得人来进行维修。据说这里的历史已经很久远了,鲍比还打算将这里申请为文物。”
克里斯汀抱着莎莉兹·塞隆的一只手臂,紧紧地的把身体贴在莎莉兹身上,好像非常害怕。
“这是巫术的污染。”凯观察了下四周,才给出结论。现代人一想到巫术,很自然的就会想到黑暗或邪恶。但这并不准确,这还归功于中世纪的教廷,当时基督教已经传入一段时间了,并且成为欧洲的主流宗教,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结束容忍异教的政策,开始排他政策,也就是猎杀女巫。在教会的宣传下,巫术成为了邪恶的,是人和恶魔达成交易而获得的力量。
可事实上巫术是一种很原始的力量,最晚在八万年前左右的尼安德塔人已经开始安葬死者,并拥有灵魂的意识及信仰时,人类已有巫术信仰。真正的巫术属于生物界天赋中所蕴含结合大自然的能力。
但掌握巫术的过程,并不算轻松。因为巫术是原始的自然能量的运用,在学习巫术的初期,一些巫师和女巫会因为不能很好的掌握,从而导致巫术的力量失控,对周围产生‘污染’。比如巫术的力量改变女巫/巫师身边的环境,让植物或者真菌肆意生长,吸引一些小动物靠近,甚至巫术的能量还能改变巫师/女巫自身的形态。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一想起女巫,脑海中的印象大多以长着鹰钩鼻的老太婆的形象出现,身边带着宠物(一般为黑猫),身上披着一件黑色斗篷,相貌奇丑无比,喜欢喃喃自语,总是在大锅煮着蜥蜴、蝙蝠、蜘蛛、毒蛇等食材,熬制成浓稠的汤药。
当然这种污染只是正常人的看法,巫师们自己却不太在乎,毕竟真正理解巫术的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完全不一样。他们真正的将自己视为自然的一部分,自身的美丑,根本不重要。
鲍比的公寓也是这种状况,凯在空气中闻到了很多真菌、苔藓和花粉的味道。另外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动物身上的气味。
“啊!!!!”
凯带着两个女人刚刚沿着楼梯来到二楼,就有一群蝙蝠从楼道中飞了出来。两个一直生活在大城市的女孩,哪见过这个?搞不好,她们连真正的蝙蝠都没遇到过,于是被吓的够呛。
实际上,比起很多动物,蝙蝠算是对人类极为无害的一种动物了。它们绝大多数都是吃虫子,剩下的就是吃素,真正会像电影里那样吸血的只有一两种而已。除了长的丑一点,蝙蝠被认为是邪恶生物,真的挺冤枉的。
这还没完,不等两个女人尖叫完,几只老鼠就追逐打闹的从她们面前跑过。
看着两个女人拥抱着尖叫个没完,凯也很无奈。
“真应该给卫生署打电话,这里的小动物都快成灾了。”
凯一边安抚两个女人,一边偷偷嘀咕道。
“好了,女士们,你们难道真的想要尖叫一整个晚上?或者我送你们出去,等我解决了问题,再带你们回家?”
“不!我们……还是跟着你比较好。”克里斯汀这会儿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气概,真是丢人!
“好吧,那你们得保证,不要再叫了好嘛?我真怕我还没碰到正主,就被你们两个的尖叫把耳朵搞聋。”凯再次强调了一边之后,直接来到了鲍比的房间。
鲍比就住在二楼,这层楼的房间都被打通,并没有其他住户,属于鲍比一个人。
愛 看 天
按照礼貌,凯先敲了门,可惜依然没人开门。
要不是凯的感知中屋里的确有个活人,凯都怀疑那个鲍比早就落跑了。
既然没人开门,凯就不客气了,直接拿出发卡,对着大门的锁眼就一顿捅。
凯慢慢的打开房门,一股刺鼻的丑闻就铺面而来。这股臭味混合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味道,有尸体腐烂的臭味,有掺杂着迷幻剂的花香,还有很多香料的味道,另外还有就是血腥味!
这里绝对死了人!
而且不止一个!
凯想到这个,立刻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肋下的M1911,他让两个女人站在门口不要走动,自己一个人冲了进去。
鲍比所住的屋子是一整层改造的,房间不少,甚至还有两个客厅,正对门口的就是他的第一个客厅,这里还算好,只是脏乱差,很多生活垃圾都被丢在了这里,另外还一些诸如披萨的盒子、中餐馆外卖的饭盒,以及很多零食包装。
可当凯穿过走廊进入第二个客厅的时候,立刻就看到了新世界。
整个房间的家具都被搬走,出了四面墙和地板之外什么都没有。
可这不代表这里真的就空荡荡,相反,客厅的地面四面墙壁,到处都画满了符文和法阵,凯能从中认出一些来,可大部分凯都不认识,那绝对不是古代凯尔特人的巫术。
而在大厅的正中央,一个金发小胖子,穿着一件黑色T恤,大短裤,正带着耳机一边摇头晃脑,一边用刀子在一具尸体上划来划去,不时地还会拿起边上的酒精炉上的东西倒在尸体上。
尸体看起来很新鲜,鲜血不断从尸体上流出,这些血液并没有流的到处都是,反而被某些神秘力量的牵引,汇聚到地板上的法阵当中。看起来挺诡异的。
小胖子对外界的感知非常弱,凯都走到他身后了,他依然毫无所觉,依然怡然自得的在解刨尸体。
凯走到小胖子身边,才发现这个小胖子的品味还可以,他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居然是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这是凯很喜欢的一首歌。所以凯决定等这首歌放完。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but you can never leave!’
西方恶少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小胖子随着乐曲点头,听到高兴处,还伸出手来做出各种意义不明的手势。
可就在歌曲高潮过去,他的脑袋就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他身子一僵,他家里出了一些恼人的小动物之外,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才对!
脑后的硬物顶了顶,小胖子立刻明白什么意思。
他赶紧摘下耳机。
“嗨,鲍比。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他扭头就看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站在他身后举枪对着他的后脑,另外他手上还拿着一个警徽!“洛杉矶警察,你被捕了。鲍比。”
鲍比的汗立刻下来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笑一笑?
可在这种场合,笑的话,会不会显得有点神经病?
嗯,一定会!
那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估计没人会信……毕竟尸体可就在他面前。
就在小胖子在纠结的时候,突然两个女人闯了进来。
接着……
早在两个女人走进来的时候,凯就做好了准备,捂好了耳朵。
果然。
“啊!!!!!!!!”
都佩服女人的肺活量,她们可以多走两步路就气喘吁吁,可尖叫的时候,却气息悠长的不像话。
小胖子鲍比在看到克里斯汀的一瞬间,立刻拿起尸体上的刀,打算给凯来上一刀。
可不等他拔刀站起身来,凯的大长腿就狠狠的给了他一脚。
鲍比一看就是那种平时总吃垃圾食品,又不太愿意锻炼的那种人,被凯一脚踢在了腹部,立刻就像一只被煮熟的龙虾,弯腰蜷缩在地上,捂着肚子不断的蹬腿。
鲍比的动作,也让两个女人终于收起了音波功。
她们抱在一起,蜷缩在门旁,根本不敢进来。
凯看她们消停了,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清静了一点。
玄元神君 苍隆
他走到鲍比身边,将他掉落的刀踢到了一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鲍比的腹部。
“嘿,鲍比,能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吗?”凯用手枪的枪管拍了拍鲍比的胖脸,让他正视自己。
凯看过鲍比的电话,鲍比虽然长得不帅,可曾经的他,笑起来有点腼腆,圆圆的脸蛋也很有喜感,绝对不会让人讨厌。可现在的鲍比,两颊深陷,眼袋黑的像熊猫,头发乱糟糟,脸上的皮肤还出现灰色的皱褶,看起来像是老了二十来岁。他的身上还有股子奇怪的味道,又酸又臭,更关键的是,他的眼神之中充满凶狠,没有了以前的和善。
巫术是一种很难掌握的力量,哪怕有天赋也一样。在巫师或者女巫在传授巫术的时候,会一再的叮嘱自己的学徒,不要小看巫术,在还没熟练掌握这种力量之前,最好不要随便乱用巫术,那会给自己带来不可承受的反噬。
而眼前这个小胖子,明显就开始被巫术反噬了。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他估计就会变得像那些传说中的巫婆那样,变得丑陋干瘪。
在摇了摇头,似乎是终于清醒过来。鲍比恶狠狠的盯着凯。他张开嘴,他的牙齿黄不拉几的,不仅如此,他的牙龈还不断的渗血,看着就像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
“哈哈哈,你阻止不了我,我已经完成了咒语,她一定会死!哈哈哈!”
克里斯汀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鲍比,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那个永远挂着傻笑的小胖子。
“鲍比……为什么?”克里斯汀不明白,她虽然喜欢开他玩笑,也喜欢取笑他,但她一直以为他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都是这样?
“为什么?”鲍比扭过头看向克里斯汀,嘴角露出恶毒的微笑。“你觉得为什么?你们嘲笑我,把我当小丑。我都可以接受。可你们为什么要嘲笑我的作品?别忘了,你们可是靠着我的剧本才走红的!你们不仅不感激,反而回过头诋毁,你们就是无可救药的贼!你们都该死!!!”
听着小胖子的声嘶力竭的嘲讽,凯摇了摇头,然后将枪口对着鲍比的耳边开了一枪。
“啊!!!!”
果然下一秒,小胖子就被打回了原型。他捂着耳朵大叫起来。
在耳边开枪,那滋味……可不好受。特别是小胖子以为打掉了他的耳朵。
其实吧,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压根没自己演的那么邪恶,或许是想虚张声势,或许是想输的体面点,反正这家伙压根没有那个觉悟。毕竟坏人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坏人和罪犯,有时候其实是两个概念。比如罪犯,
“鲍比……为什么?”克里斯汀不明白,她虽然喜欢开他玩笑,也喜欢取笑他,但她一直以为他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都是这样?
“为什么?”鲍比扭过头看向克里斯汀,嘴角露出恶毒的微笑。“你觉得为什么?你们嘲笑我,把我当小丑。我都可以接受。可你们为什么要嘲笑我的作品?别忘了,你们可是靠着我的剧本才走红的!你们不仅不感激,反而回过头诋毁,你们就是无可救药的贼!你们都该死!!!”
听着小胖子的声嘶力竭的嘲讽,凯摇了摇头,然后将枪口对着鲍比的耳边开了一枪。
“啊!!!!”
果然下一秒,小胖子就被打回了原型。他捂着耳朵大叫起来。
在耳边开枪,那滋味……可不好受。特别是小胖子以为打掉了他的耳朵。
其实吧,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压根没自己演的那么邪恶,或许是想虚张声势,或许是想输的体面点,反正这家伙压根没有那个觉悟。毕竟坏人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坏人和罪犯,有时候其实是两个概念。比如罪犯,